y_y歪

我喜欢你

  我要和你谈谈,
  不灭的鬼怪与神论,
  人间的烟火和车窗,
  五月的第四个黄昏,
  和一场恋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德卡先生的信箱

  凌晨的肯德基,不是那么的友好。

  6点才有早餐,可是我好饿。

  火车晚点了,路被大雪封了,车站的肯德基像是饺子锅,咕嘟咕嘟的,烦死了。

  “你不吃点什么?”

  “有什么可吃的。大雪来了,肯德基都没有炸鸡了。”

  他轻轻的笑了一声,手握成拳头放在嘴前,眼睛弯弯的,小虎牙若隐若现。

  “泡面。”

  “哇,我忘了,你帮我看下东西我去买。”我拿手敲了敲头,打算逃跑。

  “这不?”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两盒泡面,将一个推到他面前,“你不能吃辣,我少放了点酱包,一点不放不好吃。”

  “嗯。”我缓缓的点了点头,“啊,不,谢谢你了。”我朝他笑笑然后把脸埋进了泡面里。

  他皱了皱眉,嘴巴微微撅了起来,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“A01757号列车到站,请旅客跟随服务人员办理上车手续。很抱歉为您的旅途带来不便……”

  “知勋啊。”我轻轻的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他,“火车到了,我先走了。”那个人只是晃了晃脑袋又没了动静,头顶的发丝炸了起来,随着风轻轻摆动。

  “知勋啊,既然我都打算忘记你了,你到底为什么还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呢?”

  我轻轻把他放在床上,用手把他微长的刘海拨向一边,只能庆幸这节车厢里没什么人,不过等会乘务员来查票就比较麻烦了。

  车内的灯再车动起来后慢慢的暗了下去,车窗外的天依然是黑的。列车与铁轨不断碰撞,有节奏的发出声音。

  李知勋,既然你不喜欢我,那你为什么要轻声的叫着我的名字,既然你拒绝了我又为什么要这样再挑拨我的心弦。

  权顺荣,如果我告诉你我只是后悔了,你还能用以前的眼神看着我吗,如果我告诉你我一直都爱着你,你又能否接受现在这个破烂不堪的我。

  权顺荣,让我就这么睡下去,好让我假装不知道你是在什么时候离开。

 
  “顺荣。”
 
  “吃泡面吗?”你将手里的泡面放在桌子上,“你还是那么能睡。”

  “顺荣。”

  “嗯?”你抬头看向我,被我眼中泪水一下子吓乱了套。

  “怎么啦,”你跪在我的面前,用手拂过我的脸颊,“不会做噩梦了吧?”你这样说着,尾音带着笑意,脸却依然挤在一起。

  既然你在担心那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出来,你还在喜欢我吧?

  不过,那个一直在退缩的明明是我,我有什么理由说你呢。

  如果我能勇敢一次。

  “权顺荣。”

  我把你的手拽了下来,你的眼神中透着慌张。

  我想对你说,

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
hozi✘佑灰✘“我”


  现在,我和全圆佑站在宿舍楼外。几分钟前,全圆佑一双大手拉住我的小手,伴随着温暖的触感,将我拉出了1796宿舍。

  “园佑。”我小声的叫着他的名字。

  “你不会看眼色吗?”

  “啥?”

  在我被园佑拉出宿舍前,故事是这样的。

  “顺荣欧巴,击昏欧巴,我给你们打了饭。”我拿着在抢饭大战中努力保留下来的三份猪排饭来到1796宿舍,幻想着与两位男神共进午餐,推开了96宿舍的门。

  可爱的粉毛击昏跪坐在帅气逼人的灰发权顺荣身上,周围仿佛有粉色的气泡在环绕,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,除了石化在门口,手中提着猪排饭的我。

    “你知道我每天为了离你们近一点废了多大劲吗?你知道我进入男生宿舍有多么辛苦吗?我每天给你们打饭,你们就只把我当做小弟。”我一边哭一边冲着全圆佑号叫。

  全圆佑从我手中拿走猪排饭,“我会吃完的。”他用真挚的眼神对上我的眼睛。

  我低下头从刘海间看着他。

  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 一阵清风吹过,吹起全圆佑的发丝,轻轻的左右摇摆着。

  我走近他抬起了头,“全圆佑其实我一直喜欢的是你啊。”

  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 “我天天在你宿舍里,你怎么可能有男,,,”

  “男,,,”

  “男!朋!友!”

  我迅速向后后退转过身小声的念叨“我还有文俊辉,没事,我还有文俊辉。”

  “你这不知道吗?干嘛还那么激动。”

  “你们1796宿舍不要逼我,逼急了我,我可要加入学校的hozi佑灰论坛了啊,我要代表克拉石锤你们。”

13人狼游戏(一)

  主线cp,hozi,圆顺,顺灿,副cp过多,不打tag,全员向。
  ooc预警。

1.

  “权顺荣,醒醒。”

  光亮让眼睛不适,脖子传来奇怪的瘙痒感,推开眼前的人,熟悉的场景让大脑剧烈的疼痛起来,按着脑袋将身体慢慢撑起来。

  这是梦吧,怎么又回到这个地方了。

  脖子忽然刺痛,双手反射的摸像脖子,身体摔向地面,耳边也是有哀嚎的声音。伴随着逐渐减轻的痛感,看向四周。

  一,二,三……十一,加上身边的人和自己

  十三

  干脆将身体整个压到旁边的人身上,闭上眼,朝着屋顶叫了一句,“呀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。”身下的人还未从疼痛中缓过来又忽然被压住,小声的骂了句脏话,还是任那人躺在身上。

 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光暗了下去,睁开眼看到李灿站在眼前,眼睛不自觉的躲闪,又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
  “哥。”李灿抓住权顺荣的胳膊将人直接拽了起来。

  忽然屋子中间的电脑屏幕亮起,发出卡带转动的声音,蓝色的屏幕上闪着几行字。

1.不要离开房间

2.大家是村民,其中混入3人狼

3.每晚8点集合票选指认1人是人狼,9点前杀死票死的人。杀人方式自由,不杀全员死!

4.①拒绝参加或者②逃走的或者③偷看他人角色卡片死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构成

           人狼:人狼          3人

           村民:村民          7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预言家      1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灵媒师      1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守卫          1人

  权顺荣转身握住身后的人的手,“园佑,你先起来。”全圆佑顺着力站了起来,眯着眼看起电脑上的字,“这什么意思?”

  李灿瞥了一眼全圆佑 ,对上权顺荣的眼睛,“都市传说,人狼游戏,现在这里是十三人,哥,你说最后能走几个?”

  权顺荣拽住李灿的领子,将人拉到眼前,“你别在这乱说话。”

  “他说的都对,”崔胜澈拉着尹净汉站了起来“既然来到这里应该都知道了吧。”

  屋子里没有人回应。

  洪知秀从电脑前起身看向崔胜澈,“人狼游戏我知道。”

  “但为什么是十三个人”

  徐明浩虚着眼看着洪知秀“十三人怎么了?”

  “十个。”李知勋低着头眼睛瞥向权顺荣的方向。

  “对啊,”洪知秀慢慢走到李知勋面前,挡住他的视线,“原来是十个人。”

 

 
   2.

   “都介绍完了,没什么问题回屋吧,应该会在屋里公布身份。”崔胜澈眼神扫过屋内与崔韩率对上视线,歪了歪头。

  “你不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   凳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  “不是第一次来怎么了!”尹净汉按着桌子,朝崔韩率吼叫。手被轻轻握住,旁边的人将凳子拉了回来,示意他坐下。

  “胜澈。”他小声的喊着那人的名字。那人缓缓的按压他的手心。

  “来过得,还是现在说出来比较好。”夫胜宽低着头,身体轻微的抽动。

  崔胜澈看向洪知秀举起了手,洪知秀笑了笑,也举起了手。

  权顺荣坐在位置上,头垂向桌面,从刘海间看着李知勋。

  啊,这无聊的游戏,为什么他们还能如此兴致勃勃呢?

  权顺荣将身体向后靠,椅背向后倾斜,连接的地方发出吱吱的声音。

  举起了手。

  李知勋朝着摄像头笑了笑。

  真是无聊。

  “嗯,我也来过。”旁边传来清脆的少年音。

  beng,椅子迅速向后滑去最后撞到墙上歪向一边。

  “我说过不要开玩笑,这不是什么游戏。”权顺荣抓住李灿的领口将人拽到眼前。

  “哥,我知道。可我来过,不说会被怀疑的。”少年还是阳光的笑容。

  “你再说一遍你来过。”

  桌子上的小电视忽然播放,夹杂着电流声

  请进入指定房间,请遵守游戏规则。

   园佑从身后拽了拽权顺荣的衣服权顺荣松开抓着李灿的手,转身咬了咬牙,拉起全圆佑,“走啊!”

  身后依然还是清脆的少年音,

  “哥,为什么不能是我。”

注.1实际上以前已经发过了,2是新的篇目,打算更了,很真诚,人物也比一开始所构思的丰满了起来,所以,会努力的。

2018七夕节hozi写手联文计划预告

落座

猴急上树:




此次七夕联文聚集了一共七位hozi写手参与,分别是


 @白熊hozi 


 @鬼抄手 


 @hozi爸爸的女儿奶昔 


  @蔺槿 


 @是文俊辉 


 @是荞桀七七呀 


 @胸口碎石子✨✨✨ 


特邀参与 @卟叽咕叽呜叽  @流岚_LL 


2018.8.17,hozi陪你过七夕


敬请期待





七夕没有银河


人们都知道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,辛酸,凄美,相爱却偏偏有天意的相阻,想念却偏偏有银河的断隔。


幸好,上天终归善良,它给两位相爱的人,留下一天可以重聚。


在这一天,星星不再构成银河,而是作为背景,为这一对眷侣闪耀。


星星存在于这世上,闪耀的同时也照亮了人们,同样的,这一天也被所有的有情人所记住,予以其美好寓意


那可是爱情,爱情总该是美好的


所以关于爱情的故事,爱情的歌,甚至光是爱情这个词本身都如此美好


就像一个故事


主人公是他也有他,那之间的就叫爱情


七夕这天会娓娓道来


他和他如何相识,相知,最后再到相恋,他们之间没有银河,不存在虐恋的戏码却依旧情深


两人恋爱总会让他觉得,每天都该是七夕一样


银河的星星也为他们闪耀


这个故事的开头如何,发展如何,结局如何


不是未知,且待七夕之时,听我们一一道来


from菁菁老师 @卟叽咕叽呜叽 







李击昏就是一只奶猫啊